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咨询电话:0799-6888186    邮箱:[email protected]

房屋信息 招聘求职 萍乡楼盘 生活服务 交友征婚 二手市场 家有宠物 交友征婚
萍乡城事网—萍乡最具影响力门户网站»论坛 城事社区 城事生活 谢晓刚:莲花人割舍不下的血鸭情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1494|回复: 0

谢晓刚:莲花人割舍不下的血鸭情

[复制链接]

3436

主题

345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2
发表于 2019-3-14 16: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谢晓刚

640 (27).webp (48).jpg

我不是吃货,对于吃也从没有过研究,所以本人并非是一个靠味蕾行走的人。自从十七岁背起行囊远走他乡那刻起,对于吃却变得有些在意起来,当然仅仅是在意,湖北、河南、安徽,再转辗回江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起胃的饱足来,饿了就会默默找个地儿狠狠饱餐一顿,胃里满足后,手脚就有了新力量。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自己潜移默化中居然有了一个小理论:饿肚子和饱饭后的世界观是不一样的。

这么多年,每到一处与人交谈,总会被问及你老家有啥特色,有啥令人割舍不下的?每每此时我便会大困惑,当年自己挤破头想远离的那个地方,到底有啥能够令我魂牵梦萦的呢?

是亲人、伙伴、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跛大爷那挑豆腐,是那碗有着淡淡咸味的炒黄豆,是那村中河里随处可见的小鱼儿、小螃蟹,是那山梗边突地窜出的山竹鼠,是那被点燃的干草垛烤出的红薯,还是……




正如小仲马在《茶花女》中所说的,“获取一颗没有被人进攻过的心,就像夺取一座没有守卫的城池一样”,其实自己思念的味蕾早已被一种物什或者说一盘菜给镌刻上了烙印。

到了七、八月,该是赶鸭子上水的时候了,爷爷、奶奶在这个时节总会给一家人改善改善伙食。爷爷会打开鸭舍的门栏,撒上一把瘪谷,趁鸭子们争先恐后地争食的功夫,干净利索地出手揪住一只鸭子,此时奶奶早已将一只盛有米酒的器皿放在旁边,只见爷爷左手将鸭脖子一盘,将一节颈脖子突兀了出来,右手麻利地将突兀的绒毛褪去,再用刀尖子一抹。此时,疼痛中的鸭子会用力挣扎,而鸭血也就在此时从刀口子处涮涮地流向装有米酒的器皿中。

鸭血放的差不多时,爷爷会将用草梗子绑好脚的鸭子扔进木盆里,随后,奶奶将早已烧开的水倒入木盆,氲氤中爷爷手快速地拔着鸭身上的毛,奶奶总会在旁边不断地督促着,因为鸭毛要趁水热才能褪得干净,才会让毛与皮肉完好脱离。

640 (27).webp (49).jpg

记忆中,一盘血鸭的制作过程其实很简单,大抵是这样的:将鸭剁碎,用茶油爆炒,放入酱油、盐,再炒至金黄色,然后放辣椒、大蒜、生姜,倒入淹过鸭肉的水再煮会,差不多水快煮干时再倒入鸭血,翻煮至出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炒血鸭看似简单,却有颇多讲究。比如,鸭必须是新鸭,俗称子鸭,重量在1斤出头,皮毛嫩的恰到好处,刀工也是有讲究的,有剁、有敲,一般剁的较多,如果是敲就用刀背将鸭骨头细细敲碎,但皮肉连着看似一只完整的鸭,实则入锅则烂、入口则碎。所用之油必须是茶油,莲花满山遍野皆茶油树,地道的茶油味甘而不腻,去腥滋补;米酒就更不用多说,赣西小县城水清多山泉,无论是村中小河还是自掘井水,夏时狂饮,甘甜清凉,用其酿酒及炒菜,味道自然不可一般而言,入胃沁沁心,令多少莲花游子魂牵梦萦之味皆在于此。更值得说道的是炒血鸭所用之辣椒,莲花的辣椒山水滋润,自有本土气息,不骄横、不温驯,自成一派,这与莲花县位于赣西边陲,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特殊地理位置有关,县内河溪纵横,水系发育。




640 (27).webp (50).jpg


食客之食,在于独特,唯自尊方长久。莲花血鸭之所以能够令众游子难以忘怀,经久不衷,占据着莲花人的味蕾,正是其得天独厚的人文养育而成。

多少个这样历经鸭的疼痛,成就乡人味蕾的清晨,在每个莲花人打小的印记里无法抹去,更在年少的心里留下一种肃穆的感觉。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鸭子更多的是乡民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与寄托。鸭毛往往不会扔掉的,洗干净、晒干,等着有人上门来收,换来的几毛钱,可以为家里添置灯油、小家什类,更可以换取小孩子嘴里难得的米糖。

事实上,乡民是不轻易自己杀鸭吃的,无论是刚孵出的小鸭,出绒的子鸭,还是年鸭,大多数时候是放到集市上换取生活所需品,即使卖了个好价值,那不多见的十元大钞都会压在箱底,给孩子交学费、补贴到农事家务里,毕竟自给自足的年代,能够拿去换钱的物什并不多。

可见,那时候吃顿血鸭好比吃块猪肉一样,是很难得的。也正因为此,莲花人对于血鸭的制作可谓是精雕细琢,追求的是一种生活的完善,其味悠长诱人,别说用筷子夹上那么一小块品尝,会令人味蕾大开,就是那盘中溢出的晶莹汤糊,舀上那么一汤匙放置饭中,轻拌,吃上那么一口,更似有回到故乡的感觉,一碗饭便会在不知觉中倒入肚中。

一位朋友对我说:“拉开很长的距离远行,为的是想抄近路回家。”这话一点都没错,离开家乡久了,最想念的依然是生我养我的赣西小山村,这个“家”更是“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家、万川归海的家。无论行多远,风尘多厚,都会被这种乡味所牵绊,都会被梦里出现过千百次的这盘血鸭所沉静。走到最后,口味日宽,交往日窄,但莲花血鸭却通过味蕾,时常提醒着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姿势向自己生存过的那方土地保持终生的感恩。

作者简介

640 (27).webp (51).jpg

谢晓刚,莲花县人,现旅居南昌,就职于某央企,行业作家会会员。从2015年以来,陆续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法制日报、陕西日报、湖南日报等报媒、网站发表作品百万余字,多家网站的特约时事评论员。

来自萧宇随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底部导航 >
萍乡正能量 萍乡城事资讯 萍乡民生信息 萍乡生活信息 萍乡房产 萍乡装修建材 萍乡旅游指南 萍乡分类信息 萍乡招聘信息 萍乡商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