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乡城事网——城事有你更精彩!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62|回复: 9

回顾60年前萍乡农村的互助合作运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0: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0年前,萍乡广大农村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互助合作运动。这场运动,从1951年3月全县成立第一个季节性互助组起,到1958年9月建成湘东、芦溪、上栗、安源等26个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全县721个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转换为人民公社的组成部分止,历时7年半。笔者是这场运动的亲历者和参与者。


互助合作的发展历程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党在农村的互助合作运动是循序渐进的,经历了季节性互助组(简称季节组)、常年性互助组(简称常年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简称初级社)、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简称高级社)4个阶段。


1950年7月,萍乡开始土地改革,到1952年2月结束。与此同时,县委遵照《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和毛泽东同志有关农业互助合作的多次谈话精神,贯彻中南局(当年江西隶属中南行政区,中南局和行政区军政委员会设武汉)、江西省委、袁州地委(当年萍乡隶属袁州专区,地委、专署设宜春)关于农业互助合作的实施意见,在全县开始了农业互助合作运动。


1951年3月,宣风区茶垣乡农民周象基邀集3户农民组织全县第一个季节组。接着,芦溪区年丰乡农民易瑞生、湘东区澜潭乡农民彭光贤、美昭区下埠乡农民欧阳桂云(女)等一批季节组相继诞生。当年互助组一律以组长的名字命名,例如,周象基互助组、易瑞生互助组、彭光贤互助组、欧阳桂云互助组等。1952年春,这批先进的季节组相继转为常年组,其他季节组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当年,这几位互助合作的带头人均获得了相应的荣誉,周象基于1951年被评为县劳模,易瑞生于1951年被评为全国农业劳模、1954年起连续当选为第一、二、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彭光贤于1952年被评为全国农业劳模、曾当选为党的十二大代表,欧阳桂云于1952年被评为省劳模。萍乡到1952年冬,有季节组4864个、常年组184个,入组农户30909户,占全县农户总数的24.7%。


1953年3月,易瑞生常年组转为全县第一个初级社。接着,彭光贤、欧阳桂云等一批常年组相继转为初级社。到初级社阶段就不以个人的名字命名了,而是取一个社员共同认可的社名,例如,易瑞生常年组转的初级社取名年丰社,彭光贤常年组转的初级社取名新村社,美昭区美荷乡罗明贵常年组转的初级社取名美建社等。这一年,通过自上而下的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学习和宣传,农民的社会主义热情高涨,大家在互助合作的道路上你追我赶,一批办得好的季节性转为常年组,一批办得好的常年组转为初级性,季节组大量涌现。到1954年冬,全县建成初级社25个,常年组298个,季节组7955个,入社入组农户80709户,占全县农户总数的66.4%。


1955年7月,毛泽东同志发表《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谈话。毛主席开头就说:“在全国农村中新的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高潮很快就要到来。我们的某些同志却像一个小脚女人,东摇西摆地在那里走路,老是埋怨旁人说,走快了,走快了。过多的评头品足,不适当的埋怨,无穷的忧虑,数不尽的清规和戒律,以为这是指导农村中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正确方针。否,这不是正确的方针,这是错误的方针。”毛主席的这个谈话层层传达贯彻以后,1955年下半年和1956年是办社的高潮。当时开展评比活动,农村许多乡、社办公室的墙壁上贴有一张插红旗的图表,最先进的是火箭,依次为飞机、火车、汽车,末尾画一个小脚女人。在这种氛围的推动下,农业合作化飞快发展,到1956年底,全县有高级社886个,入社农户124754户,占全县农户总数的97.1%。这年年末,萍乡宣布实现农业合作化。


1957年,全面整顿高级社,巩固成果,调整规模,年末共有高级社830个,入社农户124042户,占全县农户总数的98.1%。1958年上半年,在“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鼓舞下,全县农村乡与乡、社与社之间以农业增产为中心的挑战竞赛打得火热,提口号,下战书,表决心,见行动,一浪高过一浪。笔者当时在萍乡县人委办公室任主办科员,在副县长刘启初领导下,来到新泉乡新华高级社帮助办社,并不时跟随刘启初到大安片3个乡(新泉、茅店、张家坊)督导,亲身见证了这个场面。


互助合作的经营管理


季节组的经营管理比较简单。由于土地私有,组员在各自的土地上劳动,主要是农忙季节换工互助,以工还工,目的是增进农民的集体意识,互相传授经验,赶上农事季节,实现共同增产。土地收益仍归各户所有,不存在收益分配。其最大优点是劳动能力强、种田技术好的农户帮助劳动能力较弱、种田技术较差的农户,避免新的贫富差别。先进的季节组则开始制定全年增产计划,挖掘增产潜力。笔者当年担任家乡下埠小学教员,被安排协助中心工作,曾经帮助下埠乡欧阳桂云季节组制定增产计划、读报宣传等。


常年组的特点是一年四季开展换工互助,但土地仍是各户所有,收益仍然归己,同样不存在收益分配。由于是常年互助,劳动力有强弱,耕牛农具要调剂使用。如何做到互利互惠?常年组开始对每个男女全、半劳动力评定底分,依次为10至5分不等,评定到人,按出工时间采用底分照记、底分活评、按件记工3种方式记工分。耕牛也评定底分,按出工时间记分。小农具自带自用,大农具如犁耙、水车、扮桶等按使用情况评定折旧分。年终结算时,各户按平均分摊平,工分少的户补现金给工分多的户,每10分多少钱,各组自议。常年组开始设记工员,并且有一个集中活动的地点,全体组员的政治学习、田间劳动、评工记分等都在一起,组员的集体意识大大增强。常年组叫做社会主义性质萌芽的互助组。1952年6月笔者调美昭区公所任干事。1953年春天,在区委副书记戴志明领导下,来到水田乡汤善盘常年组帮助办组。当时成立互助合作网,常年组带动周边的季节组,取得经验,指导全区。


初级社的特点是土地、耕牛、大型农具作价入社,农户成为初级社的股东,按股分红(实际上是收益分配)。社内的现金、实物实行对半开,一半作为土地报酬,按股分配给农户,一半作为劳动报酬,按工分分配给农户。由于这一半是按劳分配,初级社叫做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农业社。当时,各户在土地改革结束后萍乡县人民政府1953年发给的土地证自动交出来统一销毁,表示决心走社会主义道路。初级社基本形成一个经济利益共同体,需要加强领导,便选举产生社委会,分工有主任、副主任、会计、出纳、保管、妇女主任等,下设若干生产队,选出正副队长,具体组织社员的田间劳动。评工记分基本沿用常年组的作法。1954年春天,笔者在美昭区委副书记李友生领导下,来到美荷乡美建初级社帮助办社。


高级社的特点是取消土地报酬,社内现金、实物全部按社员的劳动工分分配。由于全部实行按劳分配,高级社叫做完全社会主义性质的农业社。高级社的经营管理更加细致,例如,田间劳动实行长年包工,从犁田开始,到收割完毕,一亩田全年包工多少分有个定额,叫做定额计酬。笔者在1954年冬天调萍乡县计划委员会任科员,1955年春天被抽调下乡,与县委农工部陈明光、团县委黄福临、县妇联黄丹芝、县农业局陈道祥(农技员)5个人一道来到芦溪区年丰乡易瑞生所在的年丰高级社帮助办社。年丰高级社当年104户社员集中居住在该乡胡家坊村,已经是一个相当规模的经济实体。高级社还担负许多行政事务,例如征粮、征兵、社会治安、推销公债、义务派工、开具证明等,实际上属于基层政社合一的雏形。


互助合作的伟大意义


互助合作是萍乡农村一场伟大的变革,这场变革可以与土地改革并列。笔者认为,互助合作、土地改革均以“伟大”二字定位是当之无愧的。


土地改革将封建的土地所有制转变为个体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实现农民千百年来的梦想:耕者有其田,满足农民对土地的渴求,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但那是土地私有,而且政府发了土地证,受到法律保护。


而互助合作的伟大意义在于将个体农民的土地所有制逐步转变为集体的土地所有制。广大农民响应党的号召在自愿互利的基础上,把土地交出来,转为集体所有,一心奔社会主义大道,从而在萍乡农村奠定了稳固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笔者是过来人,而且亲身参与了这场伟大的变革,如今步入耄耋之年,每忆及此,往往心潮澎湃,激动不已。


来源:萍乡日报

发表于 2018-3-13 11:3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萍乡老市长南昌人徐抗余还有市政府的李秘书长那个时候也在湘东区农村驻队
发表于 2018-3-13 16:1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1:37
萍乡老市长南昌人徐抗余还有市政府的李秘书长那个时候也在湘东区农村驻队

他俩在湘东区的砚田村驻队,那时候的砚田村很大,新建村,日新村,火星村都属于现田村管辖,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6: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6:13
他俩在湘东区的砚田村驻队,那时候的砚田村很大,新建村,日新村,火星村都属于现田村管辖,

这么厉害
发表于 2018-3-13 16:5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oxu 发表于 2018-3-13 16:43
这么厉害

这是真的,我不骗你,你只要问一下这些村70岁以上的老人都知道。
发表于 2018-3-13 17:27: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6:50
这是真的,我不骗你,你只要问一下这些村70岁以上的老人都知道。

那个时候,驻村的工作组干部都是由省里面派下来的,萍乡的干部就去南昌,南昌的就到萍乡,就这样对换,新余的干部就到宜春去,宜春的干部就到新余,省里面这样的安排,就是让这些驻村干部没有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
发表于 2018-3-13 17:30: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6:50
这是真的,我不骗你,你只要问一下这些村70岁以上的老人都知道。

那个时候,驻村的工作组干部都是由省里面派下来的,萍乡的干部就去南昌,南昌的就到萍乡,就这样对换,新余的干部就到宜春去,宜春的干部就到新余,省里面这样的安排,就是让这些驻村干部没有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可以更好的开展工作,按原则办事
发表于 2018-3-13 18:1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7:30
那个时候,驻村的工作组干部都是由省里面派下来的,萍乡的干部就去南昌,南昌的就到萍乡,就这样对换,新 ...

就是那个时候不少乡镇的优秀的村长都调到市里面当了国营企业的一二把手
发表于 2018-3-13 20:29: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38753 发表于 2018-3-13 11:37
萍乡老市长南昌人徐抗余还有市政府的李秘书长那个时候也在湘东区农村驻队

李秘书长也是南昌人
发表于 2018-3-14 19: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忆及此,往往心潮澎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萍乡城事网 ( 赣B2-20050128 )

GMT+8, 2018-4-26 17:35 , Processed in 1.43554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